主张股东出资加速到期,要求连带清偿债务被驳

来源:中国企业法务网 2020-02-25 00:30:58 阅读
李某A要求黄某C、吴某D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实质上是要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依照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股东出资加速到期仅适用于公司解散或破产程序。因此,李某A在本案中主张黄某C、吴某D在未出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与法律规定不符。
深圳企业法律顾问
李某A与厦门市某B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黄某C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
(2017)闽0206民初1866号
 
  原告:李某A。
  被告:厦门市某B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被告:黄某C。
  被告:吴某D。
  原告李某A与被告厦门市某B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B教育公司)、黄某C、吴某D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某B教育公司、黄某C经公告送达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某A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某B教育公司退还辅导费5.5万元,并赔偿资金占用损失(以5.5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9月26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2.黄某C、吴某D对某B教育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3.三被告共同支付李某A因本案诉讼支出的公告费300元。事实和理由:2016年8月16日,李某A与某B教育公司签订《承诺辅导协议书》,约定李某A之子李炜坤在某B教育公司接受1对1辅导,时间为2016年8月10日至2017年6月26日;李某A预付辅导费用5.8万元,如李炜坤在2017年中考成绩总分未达到双方约定的成果,某B教育公司必须将相应的辅导费在规定时间内退还给李某A,如发生争议,可向某B教育公司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签订协议后,李某A依约将5.8万元辅导费转入某B教育公司指定的收款账户。2016年9月,某B教育公司因经营不善停业。经协商,某B教育公司出具《承诺书》,承诺于2016年9月26日将辅导费5.5万元退给李某A。此后,某B教育公司并未依约退款,现又联系不上。黄某C、吴某D系某B教育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某B教育公司已停业,无财产可供执行。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规定,黄某C、吴某D应对某B教育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某B教育公司、黄某C均未作答辩。
  吴某D辩称,某B教育公司于2015年6月开始筹备,吴某D与黄某C(实际为黄某C之子黄颖恒,又名黄银城)约定各出资5万元成立该公司。双方口头约定,公司管理、市场营销招生由黄某C(实际为黄颖恒)负责,吴某D负责语文教学和维护,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出资和分红平均分配。期间,公司经营的有关文件、发票、证件等均由黄某C(实际为黄颖恒)保管,公司账目由吴某D申请个人银行卡进行收支。从公司筹建至因经营不善而停业,黄某C或黄颖恒始终未出资,房租、买教学设备等启动资金(第一期大约6万元)均由吴某D一人承担,吴某D另刷卡2.5万元用于公司运营支出,之后又代公司退还英才学校几名学生的培训费约1万余元,实际投资合计10万余元,已履行了出资义务。因经营不善,2016年1月某B教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黄某C,吴某D与黄某C(实际为黄颖恒)达成散伙的口头协议。吴某D于当月加入厦门新东方学校,成为该校全职教师。对李某A与某B教育公司签订的合同,吴某D此前毫不知情,已收取的辅导费也全部转入黄某C的个人账户,不应由吴某D承担退款责任。请求法院驳回李某A对吴某D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1.吴某D对李某A举证的《承诺书》的真实性有异议。经查,该证据系书证原件,落款载明的承诺人为某B教育公司,黄银城作为该公司代表在《承诺书》上签字。作为某B教育公司的发起股东,吴某D当庭确认黄银城(又名黄颖恒)系某B教育公司的实际负责人,与李某A的陈述相吻合,可以采信。某B教育公司、黄某C没有对《承诺书》提出任何异议,故,本院对该《承诺书》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2.李某A对吴某D举证微信聊天记录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微信平台上的信息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电子证据。因微信不是实名制,要作为证据采信,首先要确认微信使用人的身份。仅凭微信聊天记录内容,无法认定昵称为“某B黄老师”的微信使用人的真实身份,故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
  3.李某A对吴某D举证的《录用通知书》及《劳动合同》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经查,《劳动合同》系书证原件,与《录用通知书》的内容可以相互印证,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因本案系关于某B教育公司的教育培训合同纠纷,吴某D作为公司股东,其个人就业情况与本案争议事实无关联性,本案中不作认定。
  4.李某A对吴某D举证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经查,该交易明细未体现账户所有人信息,也未加盖银行印章,不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要件,本院对其证明力不予确认。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1.2016年8月16日,李某A与某B教育公司签订《承诺辅导协议书》,约定某B教育公司为在金尚中学就读初三的李某A之子李炜坤提供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五门课程的辅导,总课时为250(次),教育服务时间从2016年8月10日至2017年6月26日,并承诺通过教学保证李炜坤2017年度中考成绩总分达到厦门市教育局公布的当年中考厦门一中、双十(中学)、外国语(中学)最低录取分数线(含所在初中校定向生录取资格);李某A需在签订协议后一次性支付教育教学辅导费用5.8万元,某B教育公司在收到款项后一周内开始制定教学计划及相关配套工作;此外,双方还就其他教学要求、退费条件、管辖等事项进行了约定。
  2.李某A分别于2016年8月4日、8月10日、8月17日将9360元、1.5万元和33640元转入某B教育公司指定的黄某C名下尾数为0722的银行账户。
  3.2016年9月18日,某B教育公司以经营不善、中途停业为由表示愿意退回李炜坤剩余课时的辅导费5.5万元,并承诺在2016年9月26日前退给李某A。
  4.某B教育公司于2015年6月19日成立,注册资本10万元,黄某C、吴某D系发起股东。根据公司章程,采用注册资本认缴制,黄某C、吴某D各出资5万元,认缴期限至2025年6月10日。
  5.诉讼中,某B教育公司、黄某C下落不明,本院依法公告送达法律文书,李某A为此向公告刊登机构交纳了公告费300元。
  本院认为,某B教育公司、黄某C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提出书面答辩或反驳证据,应视为自愿放弃抗辩权利。李某A与某B教育公司签订的《承诺辅导协议书》系有效的合同。某B教育公司未按约定提供教学培训,应承担违约责任。李某A诉请某B教育公司退还辅导费5.5万元,并按照年利率6%赔偿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合法有据,但应从逾期之日即2016年9月27日起算为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司法解释系针对股东违反出资义务时应承担法律责任的规定。根据公司章程,股东黄某C、吴某D的出资认缴期限至2025年6月10日届满。因此,即使黄某C、吴某D尚未实际出资,也不构成对出资义务的违反,不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李某A要求黄某C、吴某D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实质上是要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依照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股东出资加速到期仅适用于公司解散或破产程序。现实中,公司不能清偿单个到期债权,那么往往是资不抵债,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或者有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已经符合破产条件,应当保障全体债权人的利益。此时,单个债权追及诉讼不尽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二条的精神。因此,李某A在本案中主张黄某C、吴某D在未出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如某B教育公司不能通过融资或股东自行提前缴纳出资等方式清偿本案债务,李某A可通过申请该公司破产,进入破产程序后,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使股东出资加速到期,通过清算以实现对债权的清偿。公告费系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应由违约方某B教育公司承担。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厦门市某B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李某A退还辅导费5.5万元,并按照年利率6%赔偿2016年9月27日起至实际退款之日的资金占用的损失;
  二、厦门市某B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李某A因本案诉讼支出的公告费300元;
  三、驳回李某A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05元,由厦门市某B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〇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
   
  附页: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本案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本站为非营利性公益网站,致力于企业法律实务领域学术研究和向公众普及各类法律实务常识,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术研究之目的,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转载于互联网。如不慎触及到您的权利,请立即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条例2011
下一篇: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不属于股权代持或挂靠,出让方只能根据转让协议主张相应的债权。